欢迎访问:国岛亚洲在线视频无码极品-岛国av无码在线观看爱草-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慈大悲刀

大慈大悲刀

金锁玉关手乃是段松乔从乱披风刀法中化出的一门小巧擒拿功夫,高振武因为这路武功与己性情不合,学得马马虎虎,卓星的乱披风刀法不佳,这门金锁玉关手学得却着实可圈可点。高振武方才腰刀被真秀夺去,一时也想不起他用的是何招数,但听卓星一说,回过头来再想想,真秀单手以在空中划了个圈,一把握住自己手腕,将腰刀夺下,正是金锁玉关手第七式的“春风不度”,只是其间方位略微有些不同,但大致上分明就是那招“春风不度”。他叫道:“正是,那正是一招春风不度,你使得不到家!”

  真秀微微一笑。高振武指摘他这招“春风不度”使得不到家,但若是真按高振武所学的使出来,只怕便夺不下他的刀了。他正要解释,许敬棠忽道:“真秀大师,令师与家师到底有何渊源?”

  真秀仍是微笑道:“许施主想必也已猜到了,令师武功,实是将我师父的大慈刀法变幻为之。”

  此言一出,高振武已骂道:“秃驴,少血口喷人!我师父的乱披风刀法是家传武功……”他还没说完,许敬棠已拦住他道:“高师弟,听真秀大师说完。”

  真秀向许敬棠略一点头,道:“家师三岁时皈依三宝,修的是四空定,至十七岁,禅学一无所得,却因因缘巧合,悟出了一路刀法。只因家师自幼失怙,坐禅之时,贪、嗔、痴、爱,种种念头此起彼伏,总也静不下心来,虽勉力坐禅,但心魔交战,悟出的这路刀法极杀伐阴惨之气。师父心知已渐入魔道,对禅学大失所望,已有心自绝。”

  许敬棠知道他说的师父便是那神秘莫测的印宗了。听诸葛阳所说,这印宗杀气极重,实是个妖僧,但听真秀所言,竟是个坐禅苦修的高僧了。他却不知佛门修行,素有大忌,有时心魔作祟,便会走火入魔,坐禅求道成就的反是魔道,因此佛门坐禅时常需有戒律僧持棒护持。

  真秀又道:“家师已决心自绝,横刀之时,正是新月初生。那一钩月亮映在那大悲刀上,如一滴泪水。家师恍然大悟,便又铸了那柄大慈刀。原来大悲刀法已入魔道,大悲刀更是魔者之相,两者相辅相成,刀法便如厉鬼夜哭,魔道越陷越深。”

  许敬棠听得一头雾水,却也隐隐觉得真秀此言似有至理。忽听得卓星道:“那么那大慈刀便是仁者之刀了?”

  真秀点了点头道:“正是。入魔亦是求道,然入魔不可失向上之心。大悲刀如长夜沉沉,大慈刀则如一灯不灭,常照灵台。”

  真秀这话越说越是玄妙,哪知卓星忽道:“正是正是,哈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手舞足蹈起来。高振武伸指在卓星顶门打了个爆粟,骂道:“师父正在歇息,你抽什么风?”卓星捂住头道:“我听得真秀大师所说,好象和我想的一般无二,才开心的。”

  许敬棠也不管他们闹些什么,又道:“那不知与家师又有何干?”

  真秀叹道:“家师悟出这两路刀后,虽然也知魔道相生,当以大慈刀来压住大悲刀的戾气,但人力终究有时而穷,大慈刀虽具克制之相,但大悲刀却随刀法修为渐渐精深,竟有反制之意。因此家师从23岁至三十一岁这八年前,便修持金刚不动禅,时时借杀戮来一泄胸中焰魔之息,如此方才不至入魔。”

  许敬棠“啊”了一声,道:“修禅也可杀生么?”他只知佛门戒杀生,居然还有以杀生来悟道的,真个是闻所未闻。

  真秀微微一笑道:“南泉猫儿赵州鞋,恶法当以恶求。”

  许敬棠没再说什么,只是心中隐隐觉得这事有些不对,高振武道:“那后来呢?”

  真秀道:“家师为解此心结,便上了少林寺,想以武证禅。达摩院中与十二高僧一番辨驳,竟使得五位大师圆寂,竟使得当时的少林方丈慧且大师也动了无名,善哉。”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许敬棠知道哪里会如此简单,印宗定是在达摩院与那些高僧大斗了一场,岂只口舌辩驳而已。而少林能联合其余六大门派围攻印宗,只怕印宗也上那六派印证过“禅学”,那六派也吃过暗亏。这印宗能以一人之力抗七大门派,武功真不知已到何等境界,便是昙光、真秀这两个徒弟,也已是一等一的高手了。此时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只觉掌心也有些湿,不知不觉已沁出许多汗水来。

  真秀又道:“家师纵横天下,武功越来越高,心魔却也越来越盛。此时大慈刀已难克制大悲刀了,灵台渐暗,纵然运大智慧斩断孽缘,也无当初决意自绝的大勇。而此时恰好少林、武当等七大门派寻上门来,对家师而言,这许多高手不啻久旱甘霖,这一战,家师对我说是平生最为快意之战。”

  许敬棠打了个寒战。他见过叶灵素与百慎的武功,那已是自己做梦都梦不到的境界,而印宗竟能以一敌众。他道:“此战尊师是败了么?”

  真秀忽然一笑道:“胜又如何?败又如何?当时光风霁月,家师已是遍体鳞伤,看着横尸满地,忽然笑了起来。”

  这时屋中诸人只觉身上一阵发寒,卓星道:“围攻的人全死了么?”但一说出口便觉不对,叶灵素与百慎都参加那次围攻,但都全身而退了。只怕此次围攻,七大门派固然伤亡惨重,印宗却也双拳难敌四手,确是败了。

  真秀又道:“那时少林派的百慎大师向家师喝道:”印宗,你杀人无算,今日难逃公道。“他学百慎说话,直说师父之名,脸上也无异样,卓星又插嘴道:”是百慎大师?“百慎此次前来祝寿,沉默寡言,半天没一句话,卓星怎么也想不能当初的百慎竟会如此粗豪。真秀点了点头道:”正是。百慎大师在“少林三骏”中号称“霹雳火‘,脾气是极大的,说话的声音也极是响亮。”

  许敬棠一阵愕然,他根本想不到百慎当初竟是这般一个人。正要问后来如何,真秀已接下去道:“家师此时心境空明”对百慎大师道:“百慎师兄,若今日我被你们所杀,便算是公道么?”百慎大师喝道:“我武功虽不及你,但心中有正义二字,今日定要卫道除魔,杀了你这妖人。”百慎大师的少林寺修的是大乘,不过百慎大师武功虽强,佛学却是不怎么样,一定也没理会得家师的机锋。一边叶真人叫道:“百慎,与他多说什么,快将他杀了。叶真人的剑术极强,家师身上受的第一处伤便是叶真人刺的,不过叶真人也被家师砍了一刀,此时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真秀说到这儿,顿了顿道:“百慎大师内力修为极强,他又是用拳的,受伤也不重”此时走上前来,长吐一口气,便要一拳击出。百慎大师的百步伏牛神拳开碑裂石,这一拳击出,真是头牛也要被击倒。家师重伤之下,自知挡不住这一拳,便叹了口气,道:“百慎大师,我自知罪孽深重,纵堕阿鼻也难以赎清,大清若要报仇,我无话可说。”卓星忽然叫道:“妙计妙计!这计策真妙!”刚喊出口,高振武又在他顶心打了个暴栗道:“胡扯什么,你知道个屁。”卓星抱住脑袋,有点不服气地道:“百慎大师拳力沉雄,可是这位印宗大师定然还有一击之力,只是无法欺近,他是要以言语使对手大意,然后一击成功。”

  真秀微笑道:“这位小施主说得果然一般无二。唉,家师当时只怕也已入魔道了,百慎大师见家师束手待毙,这一拳不由缓了一缓,家师手中的大悲刀长达五尺,在百慎大师一缓之时,刀尖一下插入百慎大师心口。”

  卓星又“啊”了一声,他虽然猜到印宗定有反击之力,但没想到出手会如何阴狠。他也顾不得高振武再往他头打暴栗,叫道:“其实两败俱伤之下,便是斩落一只手或者砍一刀也足够了,一刀刺入心口,这可有点过份。”

  真秀道:“果然,小施主确有慧根。家师一刀刺入百慎大师心口,突然觉得心头一空。什么争强好胜,什么意气风发,此时都已没了。百慎大师出手颇存忠厚,而家师这一刀丝毫不留余地,纵然说金刚禅不忌杀生,但这一刀明明便是一个人反击时的无所不用其极,哪里是什么金刚禅的以刀证禅了。家师伤心之下,却听百慎大师骂道:”王八蛋,真不要脸!“百慎大人枉为出家人,骂人之话也如此粗鲁,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声音虽弱,底气却还甚足。家师本以为百慎大师定已毙命,见他居然没事,马上省得百慎大师的心定是偏右的。家师坐禅多年,此时突然之间若有所悟,登时大笑起来,向百慎大师与叶真人二人说了永不踏出天童寺一步,便将大悲刀当拐杖拄着便走。”

  原来那日印宗恶战之下,大获全胜,但见百慎中刀未死,心中忽有所动,只觉多年枯禅未解,忽然一朝顿悟,当即朗声大笑,给伤者留了些金创药,说是若是找他,便去宁波天童寺,说罢提刀便走。百慎见他明明可以将己方诸人斩尽杀绝,偏偏又走了,不由百思不得其解。这一战,七大门派只剩了他与叶灵素两人,身上也遍体鳞伤,狼狈之极。商量之下,仍不知印宗到底是何用意。依叶灵素便要邀集同门,杀上天童寺,将印守碎尸万段,但百慎却说印宗似已改过自新,既然永不踏出天童寺一步,不如与人方便,因此这许多年来谁也不知天童寺里还隐着这般一个高手。自从这一战之后,印宗果然销声匿迹,再不出现,便是百慎,也已绝足不在江湖走动。二十七年过去,当年意气风发的英雄如今都垂垂老矣,却不料这二十七年前的旧事重又掀起波澜。

  听罢真秀所说这件二十七年前的秘事,许敬棠一阵茫然,道:“难道尊师以大慈大悲二刀造无数杀孽,只是为证禅心么?”

  真秀道:“不错。”

  许敬棠心想岂有此理,杀这许多人便只为一个说都说不清的禅理,真秀却似乎不以为然。他正要再说,高振武又道:“此事到底与我师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乱披风刀法是从大慈刀中化出?”

  真秀微微一笑道:“这一战两败俱伤,实是因为家师的大慈刀先前不知失落到何处了。家师既已悟道,那一口刀自然已不在心底,只是刀上刻有一路大慈刀谱,若是为外道所学,不免又造杀孽,因此屡与我们说起。也只应这一念萦心,师父虽然堪破人我二执,终未能究天人之道。直到前数年,我师兄外出办事,得见段公乱披风刀法与大慈刀法颇有相通处,一说起方知原来大慈刀便在段公手里。”

  许敬棠皱了皱眉头道:“真秀大师,只怕也是不确,家师从未说过此事,说不定另有原因……”

  真秀微微一笑,抓起了桌上的金刀,旁人只道他要动手,都吓了一跳,真秀却握着刀吐了个门户道:“这是大悲刀起手式。”说罢,一招招演了下去。高振武见他的刀法与自己所学的六十四路乱挥风刀法大同小异,只是其中方位力量略微有别。待三十六路大慈刀法演完,许敬棠心中已如被冰水浸过一般。

  虽乱披风刀法比大慈刀法多了十八式,但其余可以说尽是似是而非的大慈刀法。许敬棠此时再无怀疑,但嘴上却道:“真秀大师,不要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师武功非凡,方才见我高师弟演过一路”乱披风“刀法,便是依此当场创一路刀法出来也未必不可能。”他心知若是众人知道段松乔赖以成名的乱披风刀法竟是从大慈刀法改头换面而来的,只怕锻锋堂就不必行走江湖了,这般说来虽怕真秀会恼怒,但好歹也要混赖他一番。哪知真秀却只是淡淡一笑,也不多说,将那金刀放在桌上,又赞了一句道:“好一口金刀。”

  刚说完,真秀的左手食指忽地往刀身上一弹,这金刀发出“嗡”一声响,忽然齐根断为两截。


  这金刀乃是精钢打造,厚得几同劈柴的斧子,没想到刀身竟然只是个打造得极为精致的鞘,刀身一折,从中竟然抽出一柄二尺许的刀来。

  许敬棠心中已是一沉。他听得真秀所言,已隐隐猜到了,没想到真秀也已猜到。真秀举起这柄短刀看了看,笑道:“师父和我说过,大慈刀入手温润如玉。他年轻时为了铸刀,与段公颇有交往,那次被七大门派围攻之前便住在锻锋堂,段公见了那大慈刀便赞不绝口。可惜段公得了些刀,却将之包在凡铁之中,以至于锋芒尽隐,惜哉,惜哉。”

  这刀也不甚明亮,刀光反有些发暗,刀身上遍布细纹,竟是许许多多铭文,想必便是那大慈刀谱。这刀是不开锋的,但看上去却觉得锋利之极。许敬棠心道:“怪不得师父说什么要将这刀还给昙光,原来言语中故弄狡狯,那昙光可比真秀笨得多了,居然不曾发现,唉,还是被这真秀察觉了。”如此一来,他对真秀所说之事哪里还有怀疑。

  真秀看了看刀,笑道:“二十七年,物归原主。各位施主,家师这一桩心事已了,那贫僧也告辞了。”

  他转身便要出门去。高振武喝道:“兀那和尚,你便这般走么?”

  真秀道:“高施主还有见教么?”

  高振武喝道:“你师弟杀了大马场的少东,还有叶真人、百慎大师、鹰翔派的黄少侠诸人,又打伤了我师父,这个梁子可不是轻易揭得过的!”

  此时叶灵素和百慎诸人的遗体已收殓在外间,准备送还原处。外间平平排了一堆的灵柩,看了便心里发毛。真秀看了看道:“看来师兄又精进一层了,呵呵。”

  高振武只道真秀会说几句场面话,哪知他竟然这等说,不由一怔,道:“什么精进?”刚说出口便省得真秀定是说昙光的禅学又进了一层。他“哼”了一声,道:“杀人如麻,也算和尚么?”

  真秀站住了,道:“波罗奈国有屠儿名曰广额,于日日中杀无量羊。见舍利佛,即受八戒,经一日一夜。以是因缘,命终得为北方天王毗沙门之子。”

  他念的是《涅盘经》中的一段,说广额事。广额本是屠夫,日日杀羊无数,一日见佛便能得道。真秀引此经,自是说杀生无碍成佛。许敬棠诸人也不曾学过佛,不知他念些什么,但听得真秀话中似有深意,但到底是何意却又捉摸不透。

  真秀又道:“禅心无处不在,杀为不杀,不杀为杀,原本一例无差别。师兄资质比我好,他已迈过这金刚禅一关了,真是可羡。”

  许敬棠听他说什么杀人也是悟道,心中几乎有点哭笑不得。这真秀武功高绝,也不知是参禅入魔还真是个高僧,已将万千色相都看破了。他正想再找句话来反驳,这时内室中的段松乔忽然又大叫了一声,许敬棠吃了一惊,慌忙冲进内室,叫道:“师父!师父!”却见段松松仍是昏迷不醒,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喃喃道:“哈哈,我刀法当世第一!哈哈!”想必是梦见自己武功盖世,举世莫敌。许敬棠一阵心酸,给段松乔掖好被子。刚掖好被子,却听得段松乔喝道:“石庄主,当初你大马场事事压我一头,如今我的生意比你大,乱披风刀法也比你高出一筹了,你服是不服?哈哈。”他双眼紧闭,这一段话却说得极是流利。

  走出门来,真秀也有点关心地道:“许施主,令师无碍吧?”

  许敬棠道:“不碍事。”

  真秀叹道:“大悲刀可以悟道,大慈刀又岂不可入魔。入道入魔,原本也只在一念之间而已。”

  此时段松乔在床上越骂越凶,将江湖上几个也铸刀的门派都骂了个狗血喷头,还说什么若是他武功大成,定要将那几个门斩尽杀绝。那几个门派的门主也有与段松乔颇有交情的,这番段松乔祝寿他们也派人来了,若是没听得段松乔的梦话,许敬棠一直以为师父是个谦谦君子,对方虽然在生意场上咄咄逼人,师父还是不断退让,却不知师父心中原来竟是打着这样的念头。他越听越是心寒,段松乔骂到后来,已开始在骂这几个弟子,说一点用也没有,远没有他早死的儿子好。许敬棠是大弟子,段松乔对他骂得也最凶,许敬棠一向对师父敬若天人,但此时听得师父话中不时杂着两句污言秽语,也与寻常黑道上的小贼没什么不同了。

  真秀见许敬棠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段公其实也没这般不堪,只是他用的大慈刀错落零乱,结果与我师兄的大悲刀法相感应,唉,此时他心底的话都说出来了。”

  段松乔平时谨言慎行,话也不多说一句,此时却如变了个人一般滔滔不绝。

  许敬棠越听越是伤心,但听得真秀这般说,他叹了口气道:“师父就算这么想,那也难怪,有事弟子服其劳,我们这些弟子都太不长进了,二师弟,你说是不是?”

  高振武与几个师弟都点头称是。真秀见他们脸上都露出不悦之色,心知他们听得段松乔的骂声,知道了师父心中原来对自己这帮徒弟这等想法,都大为失望。

  他将那柄大慈刀挂在腰刀,微笑道:“列位施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他转身便要出门,许敬棠心知他这一走,定不会回来了。他心念忽的一动,叫道:“真秀大师,这”过’又是何过?“真秀一怔,转过头来道:”许施主这是何意?“他脸上仍然挂着些淡淡的笑意。许敬棠道:”昙光除了杀人,还将我师妹掠走,难道这也是悟道么?真秀大师若硬要说这是悟道,那许某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如此做法,岂不是与妖孽一般无二?“他说是说出口来了,心中却仍然隐有惧意。真秀武功之强,这些师兄弟加一块儿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这话却又不能不说。

  真秀的身体大大一震,脸上却仍带着微笑道:”真有此事?“许敬棠道:”我等皆是俗人,悟不得什么道理,只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至理,大师纵有大道,我们相信的却是天理。“真秀垂下头,只是沉默不语。高振武看着真秀的肩头也在颤动,心中也有些发毛,向后退了退,小声道:”师兄,你别惹毛了他,昙光可是他师弟。“许敬棠冷笑道:”他说什么杀人也是悟道,但我只知佛法广大,却不曾广大到可以掳人妇女!“真秀突然抬起头来,微笑道:”许施主不必激我,大道亦不违天理,所谓色欲空闻,若师弟真个做出这事来,那便是杀机引动了心魔,已入色魔欲道,我要替师清理门户了。“许敬棠想不到真秀答应得如此轻易,大喜过望,当即行了一礼道:”多谢真秀大师。佛法无边,但天理不外乎人情,大师为弘扬武林中正气而大义灭亲,实是大智大勇之人。“许敬棠说得一本正经,真秀却没有说什么,脸上仍带着笑意,但许敬棠已见他眼里隐隐闪过一丝忧色。

  送了真秀在客房暂时休息用茶,许敬棠转回内堂,师父段松乔仍然在滔滔不绝的破口大骂,渐渐的污言秽语,叫出许多平时疼爱的女弟子和男弟子的名字,一会说这个女弟子身材骚浪,乳胸圆翘,在床上干起来欲仙欲死,一会说那个男弟子打歪主意,垂涎他的内宠和夫人,却只怪许敬棠武功不济办事不利,没有提及其他的事情,许敬棠心中稍安,赶忙招呼几个师妹,把师父送往幽静的卧房,以便没人听到段松乔越来越污秽的心里话。

  刚刚把段松乔安顿在大床上,段松乔突然一把抓住身边许敬棠的手臂,迷迷糊糊的说道:”快,快给我去画室,看看我书柜里的金银还在不在,不要被那几个骚货给我卷走了。“许敬棠遵命走去,心里像火烧一样纷乱。偷窥了那样一场春宫画面,心中欲火升腾,可是随后大悲刀的血腥刀法,让他心中惨痛震惊,一片欲火登时熄灭。

  如今小师妹也被掳走,师母方寸大乱,师父神智失常,念及刚才在画室里三位娇美放荡的赤裸女侠,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画室门口已经无人守卫,拿了师父的钥匙打开大门,一股熟悉的暖香扑鼻而入,再看室内,胡床和春凳已经收拾起来,唯有大圆桌上摆着茶具,荆襄女侠周春艳,快刀飞凰徐凤娇,海南玉女黎燕红三位女侠衣衫整齐的坐在桌子旁边,正在一边饮茶一边看着几幅书画,好一派文静舒雅的场面。

  许敬棠深深见礼,告了打扰后先打开转角后壁里的书柜,打开暗格,就看见几锭金灿灿的金元宝压着厚厚一叠银票,旁边的锦盒里几串极大的珍珠链串依次排开,又有十几朵红蓝宝石镶嵌的珠花钉在锦缎上,几块羊脂美玉放在一旁。

  这就是师父多年的收藏了。许敬棠眼睛一热,却也不敢多看,快手拿了几张银票放在怀里,拉上机关关上暗格。

  荆襄女侠周春艳,快刀飞凰徐凤娇,海南玉女黎燕红。许敬棠走到桌边看了看三位女侠或美艳,或娇嫩,或丰腴的身材,再看着她们还泛着微红的嫩白俏脸,裤裆里的阳具又胀大了一些。

  不能鲁莽。许敬棠再行一礼,把刚才门外的变故跟三位女侠讲了一遍,声明师父受伤,不能再接待三位,三位愿意留宿几日,非常欢迎,若是要走,师父吩咐送上盘缠。

  ”你师父伤的怎样?可有大碍吗?“海南玉女黎燕红抢着发问。

  许敬棠低下头看着黎燕红穿着锻裤小蛮靴的修长美腿,回说并无大碍,休息两个月就能见好。

  三位女侠都松了口气,面上惊骇恐怖的神态已经好了许多。快刀飞凰徐凤娇爽快的率先告辞,领着两位娇艳的女侠走出门外,每人一百两的银票收到怀里,声色都丝毫不动。

  待到三人的马匹牵到,荆襄女侠周春艳看其他两女上了马,转过头悄声对许敬棠说道:”百慎大师,和道长的法体,还请许少侠多多费心。百慎大师对我颇多照顾,想不到……“周春艳大大的眼睛低垂着,长长的睫毛上竟似挂着泪珠,突然间粉腮一红,猛抬头只见许敬棠正盯着她胸前高耸的双峰猛看,原来许敬棠胯下的裤子隆起了老大的一团,刚好被这娇艳的女侠看了个清楚。

  荆襄女侠周春艳红着脸转身上马就走,身后的许敬棠高声叫道:”随时欢迎各位女侠再来做客,敝堂上下必当竭诚以待。“许敬棠大步走回内堂,先去静室探望师父,却见段松乔喝了定神安眠汤刚刚入睡,屋里静静的焚烧着一盘龙脑安神香,几个师弟在门外守卫。

  许敬棠转身走往内室,要去卧房探望师母。许敬棠这个师母是段松乔的续弦,刚嫁给段松乔的时候也是个极为明艳动人的美人,眼下年纪大了一些,身段更加成熟美艳,段松乔仍是非常爱恋。只是这些年家业富豪了以后,却也对青春貌美的女弟子和宠妾更加流连一些。

  许敬棠来到大卧房门口,听得周围静悄悄的全无声响,直接推开门进去,见里面灯光摇曳,暗香浮动,连忙快步转过屏风,只见黄花梨大床上帷幔低垂,床前脚凳上放着一双小小的红缎绣鞋。

  许敬棠心情激动的走上床前,慢慢撩开床帏,突然间手腕一紧,一股大力向前一带,许敬棠一个不稳扑到在床沿上,只觉得厚厚的床褥上锦缎丝滑,但是却有一具皮肤比锦缎还要光滑的温暖肉体卧在身下,用手一摸,一个弹性十足的圆润挺翘丰乳满满的抓在手掌心中,心中刚刚一荡,就被滑腻温暖的手臂香肩缠着肩膀,一张喘着温暖香气的柔嫩嘴唇亲吻过来,把他的嘴封了个严严实实。

  ”来啊,快来操我。“师母香滑的舌头在他嘴里热烈的搅动着,红嫩的嘴唇火一般热,就这样猛亲了一会放开了双唇,这娇美夫人胸前高耸的豪乳剧烈起伏着,娇喘着热气在他耳边窃窃私欲:”快来啊,我好想。“许敬棠也忍了好久,自从刚才看见那三个美艳的女侠,就忍不住想起那赤裸裸的场面,裤裆里的家伙就注了火一样,好容易忍到现在,心里的情欲和恐惧一下泛滥起来。香艳和血腥的刺激让他胯下的阳具迅速胀大,火热滚烫的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

  不等他动手脱下衣衫,美艳师母的小手就灵活熟练的扒光了他的上身。许敬棠赤裸着宽厚的胸膛,三两下褪下裤子靴子,精光的身体挺着粗长的大阳具像饿虎一样扑向床上丰美饥渴的师娘,两个一丝不挂的肉体紧紧交缠,丰腴雪白的女人大腿轻巧的左右分开高抬,只听”哼嗯。“的一声,那修长的美腿猛的交缠住雄健的男人腰部,秀美的小脚紧勾着男人的屁股,两个人激烈的摇动起来。那坚固的大床也经不住这突然的猛烈攻势,”吱嘎,吱嘎,吱嘎。“的剧烈摇响着,”啪啪啪啪“的密集肉体撞击声,”啊,啊,嗯,嗯,哦,哦,哼,哼。“的甜腻骚浪娇喘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在宽敞的卧室里回荡交响。佛家说大慈大悲,此刻床上的两个男女却是在恐惧惊慌之后的大欢大乐。

  远远已听得江声此起彼伏,昙光跳下马,伸手将坐在鞍前的段纹碧抱了下来放在地上。段纹碧脸色极是不好,自从昙光将她劫来,今天已是第二日了。这两日来昙光马不停蹄,只往东南而行。他的座骑神骏无比,虽不象说书人说的宝马一样日行千里,但两头见日,一天走个四五百里还是绰绰有余。只是段纹碧在家中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等苦楚。昙光也因为带着段纹碧,不能快马加鞭地急行,几乎每天都有有追得快的人赶了上来。昙光出手狠辣无比,凡是追到近前的,便一刀斩为两段,绝不留情。

  段纹碧被昙光抱下来时,脸上仍带着一脸惧意。刚踏在地上,两条腿却因为在马上坐得久了,站也站不直,身形一歪,便要摔倒,昙光一把抱住她,道:”小心。“段纹碧初被昙光掠来时,只是哭个不停,此时哭也哭不出来了,低声道:”大师,你杀了我吧。“昨天来有四个人追了上来,结果全被昙光杀了,一想到那四个人在昙光刀下断成两截,她已是吓得不敢再哭。

  昙光也不回答,看了看前面道:”五明塔到了。“说完又加了一句:”这五明塔是六朝梁武帝时所建,塔高七层。俗语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其实七级浮屠有人造,救人一命的事却少有人为。“段纹碧站定了不肯走,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昙光忽然怔住了,呆呆道:”是啊,去哪儿?“若是将她带回天童寺,师父纵然说过金刚禅可无所不为,也不会答应寺中带一个女子进来的。

  段纹碧听他说话没头没脑,脸上却忽阴忽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中越来越怕,只想逃开,但一想到昙光如此武功,终又不敢,只是呆呆地站在昙光身边。

  这时天色将暗,远处有归鸦还巢,”啊“的一声,昙光忽然抬起头道:”段姑娘,进塔里歇歇去吧,明日找个船过江。“那五明塔废弃已久,里面黑洞洞的满是灰尘。段纹碧看了一眼,打了个寒战道:”我不去!大师,你放了我吧。“当昙光一刀击倒段松乔时,她心中只想为父报仇,此时却只想着能逃开昙光。暮色中只见昙光一双眼睛灼灼放光,直盯着自己,心中七上八下的,生怕他会兽性大发扑上来。此时还在江北,离家总还近一些,要是过了江,那与家中便如天人之隔。

  昙光看了她好一阵,突然长叹了口气道:”唉,明日你还是走吧。你陪我到了这里,缘份只怕也已了了。“段纹碧没想到昙光突然会这么说,喜出望外之下又怕他在骗自己,吞吞吐吐道:”真的么?真的让我走么?“声音已是发颤。昙光怒道:”我说过的话有不算过么?“他话刚一出口,见段纹碧又吓得缩成一团,叹了口气道:”段姑娘,让你奔波千里,实在是委屈你了。等会儿有人追来时,你便跟他们回去便是,我不拦你。“段纹碧不知道昙光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明明将自己掳了来,却又突然要放了自己。不过若是将自己放了终是好事,她也不敢多问。便走到塔下,找了段带着树叶的树枝将地上扫扫干净,准备和衣坐上一宿。暮色中,只见昙光正在外面点火,这地方很是偏僻,也不知他从哪里弄来了几个芋头正在火上煨着,一股焦香随风飘来。段纹碧咽了口唾沫,她被昙光捉来后还不曾吃过东西。正在担心这和尚会不会给自己吃一点,昙光已站起来,拿了个芋头道:”段姑娘,吃吧。“段纹碧也实在饿了,拿过来剥开皮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正吃着,却觉得昙光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她抬起头时,昙光却象害怕一样将视线移开了。

  这和尚到底想做什么?段纹碧实在想不通。吃完了芋头,她和衣坐了下来。

  这塔门也已朽坏了,勉强拿了截木头顶上,也不敢合眼。但坐到月上中天,只觉困意一阵阵涌来,透过门缝看出去,昙光正端坐在地上打座,那口长刀横在膝上。

  此时她再也撑不下去,眼睛一合,终于睡了过去。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被发泄欲火的俏佳人儿 下一篇:五个小妾的生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